> 国内赛车动态
NBA | CBA | 中超 | 亚冠 | 欧冠

环塔九年没有看过开闭幕式和发车 他们乐此不彼

来源:搜狐体育
  • 手机看新闻

  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,在这47度的戈壁滩(哈密)箭头一壶一壶的泡着热茶,刚烧开的普洱茶倒进杯子里,箭头吹了口气后细细品味。有着多年环塔戈壁工作经验的他告诉记者,在野外工作天热喝热水舒服。

 

  摄影:朱翊

  箭头原名朱林,在环塔拉力赛中,日常的工作就是听着对讲机里的指令,若有参赛选手在他的“辖区”里受伤,他要第一时间去救援,还要记录每辆赛车经过的时间。他的队伍里还有医生金毅斌和护士杨苗,他们的车上备着担架、医疗用品,睡袋、帐篷、锅碗瓢鹏、氧气瓶,灭火器等急救设备。

  摄影:朱翊

  参加过9年环塔的朱林,可以说是老环塔,圈内“老人”都知道箭头这个名字。这9年里,他从没看过环塔的开幕式、闭幕式、发车仪式等等精彩表演,但他同样在环塔中交到很多朋友,他说“我们的工作就是确保每名选手的安全,然后在他们需要我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。”待赛道上所有的赛车安全到达终点,才是他们的下班时间。

  路书上感叹号最多的地方就有我们在

  朱林介绍,追击救援组分AB两组,倒班上岗,每组分10辆车,一车三人,队长、医生和护士,每天要在发车前一夜进入赛道,根据赛道长短安营扎寨。

  摄影:朱翊

  “我们的位置就在路书上感叹号最多的位置,感叹号表示危险,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有五个感叹号。”朱林这组所在的位置是赛段307k,有大片的雅丹地貌和坑洼,他们也是这个赛段排在最后的救援组,救援同时还需要完成收容工作。

  “收容工作就是所有的赛车过去后,我们再走一遍清理赛道,看有没有遗漏、遇困的人和车。”朱林说。今年的环塔,没有任何赛段让他们能在晚上凌晨前下班,几乎每一个赛段都有没出现的赛车需要等待和寻找,都有受困的车需要救援。

  虽然枯燥 收获更多感受

  朱林耶喜欢越野,其父亲朱利民也曾参与多届环塔,今年同样在环塔大队伍中做后勤工作。

  当记者问到朱林为什么喜欢赛车,不直接参加比赛,而是这么多年都选择枯燥又幸苦的追击救援组,他说,每次的赛道最少要走一遍,能体验到跟车手一样的感受,除此之外,做救援还能收获比车手更多的感受。

  摄影:朱翊

  “前几天有辆车一直没出来,我们在赛道上逆行去寻找,食物和水都给了经过的赛手们,因为赛段路线长的时候,他们一天都没吃饭,加上第二天的工作,箭头连开三天车,就睡了四五个小时。”护士杨苗说,6月15日箭头的35岁生日就是在寻找赛车中度过的。

  在SS4赛道,两台赛车分别出现变速箱故障、方向机受损,等不到车队后援车,他们便托塞车逆行准备撤出,没想到走了10公里左右,追击车爆胎,那是已经过了晚上12点,换胎一路前行,车又陷在沙子里,铁锹借给了别人,他们拿出做饭的锅挖车,还好救援车赶来,出赛道已是凌晨3点。

  我们不说路上见,只说终点见

  虽然身处救援组,朱林并不太想接收到太多追击指令,“因为每次出发,都一定是祸事。我希望他们平安。”然而每次听到对讲机发来的紧急任务,便一路开车冲过去,心里都默默祈祷对方人没事。

  之前的赛段,朱林接到组委会的信息,有赛车着火,他们出发后一路遇到发动机爆缸的摩托车手,还有需要换轮胎的赛车,匆忙留下水、食物、油。“等我到达自燃的赛车跟前,车已经被烧的只剩下架子,车手和领航员沮丧的坐在地上,当时地表温度达到70度左右,他们也没心情管了。”朱林说看到人没事,他们松了口气。

  摄影:朱翊

  朱林介绍道,两位车手在行驶中闻到有异味,便驾车离开赛道,下车后,车就着了起来。“他们脸卫星电话都没来得及打,真的很紧急,人没事也算幸运。”朱林说,他之前也关注着这辆赛车,成绩一直不错,也都是多年征战环塔的老车手了。

  “我们救援追击组一般不会跟参赛的朋友们说路上见,因为如果在路上见到他们,基本上就说明他们退出比赛了,所以我会跟他们说终点见!”朱林说,对朱林来说,并不在意赛手们是否能站在最高的领奖台上,而是希望他们都能平平安安地完赛。他愿意为每一个到达终点的赛手欢呼。

  他说明年、后年,以后的每一年环塔他都会来,直到自己走不动了,说不清原因,或者说可以连说好几天的原因,他迷恋环塔,即使幸苦。

 

f1.sohu.com true 搜狐体育 http://f1.sohu.com/20170623/n498252793.shtml report 2604 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,在这47度的戈壁滩(哈密)箭头一壶一壶的泡着热茶,刚烧开的普洱茶倒进杯子里,箭头吹了口气后细细品味。有着多年环塔戈壁工作经验的他告诉
(责任编辑:张统同)

我要发布

客服热线:86-10-58511234

客服邮箱:kf@vip.sohu.com